囚畫-in永眠鎮祭典

為了慶祝美智子的生日,莊園主在永眠鎮舉辦了盛大的慶典,也開啟了──湯屋。

留著一頭棕色捲髮的少年推開布簾:「哇……」眼前的一切都令他嘆為觀止。櫃台那沒有臉的女孩朝他朝了招手。為什麼他知道她沒有臉?剛剛她轉過頭去時,面具下是一片虛無。

「我、我要一間湯屋。」

女孩搖搖手,指向牆上的一張公告【為了您的安全,湯屋須兩人同行。】……「為什麼!?」

  • ((分隔點

最後他還是去泡大眾池了。「為什麼要泳裝嘛……」他剛剛還跟莊園主要了一套。眼睛盯著平靜無波的水面。突然──

「艾格!!!」「啊──!!」

「嘩──」濺起大片水花,盧卡完美著陸(?)。

「臭盧卡,幹什麼啦!!」艾格慌忙尋找原本蓋在頭上的小毛巾。「才不是,我剛剛有洗澡,一點也不臭。」盧卡非常驕傲地看著手忙腳亂的某人。

終於找到毛巾,艾格沒好氣地瞪他一眼,繼續把全身外加半個臉埋進水裡。「幹嘛害羞嘛──」盧卡露出爽朗的笑容一邊坐進水裡,「是不是不喜歡泳裝?我都看到了喔──啊,你幹嘛!?」舉起手擋下艾某人朝他潑水,然後非常愉悅的潑回去。「盧──巴爾薩,別鬧了……」無力的垂下腦袋,搖了搖頭。但是對方選擇性忽略後面那句重點,「對喔,你剛剛叫我盧卡!」藍眼睛猛地睜大,抬起頭:「沒有!!你聽錯了!!」盧卡意味深長地瞇起眼,「不管你怎麼說……我是不信啦。」然後溫泉水又當頭而下。他發現,艾格只要無法反駁,就會物理攻擊啊。

「呃,是說啊,你真的能泡水嗎…..?」艾格收回潑水式,提出剛剛就有的疑惑。「可以啊,為什麼不行?」盧卡歪過頭。「不會觸電──」艾格剛開口,盧卡就在他身上一戳。「不會,除非我剛剛有去碰慶典電燈」

好像有點短,油空再更好了∠( ᐛ 」∠)_美吱吱生日快樂

假期更新

前言

我怕有人等到禮拜一再看太痛苦了。

###

神燈用了「腦洞大開」,範圍內的幻影啾啾鳥化為煙霧散去,不再範圍內的幻影啾啾鳥意識到危險,紛紛展翅起飛。「飛起來了!?」老闆大叫,一顆火球便飛來擊落了在空中的幻影啾啾鳥。炎赤俏皮地笑了笑,繼續發動魔法。「『巨焰球』!!」

御雷玥左顧右盼,尋找幻影啾啾鳥首領,牠是討伐的目標。『首領…』一回過神,首領鳥站在自己面前,腳下骷髏頭嘴裡的寶石散出光芒。『咦!?』驚訝之餘,身體感到強烈的劇痛。首領鳥得意的嘎嘎叫著,『火…球?!』御雷玥勉強在焚燒自己的火中張開眼睛。火球散去後,御雷玥重新連接思考,『威力…這麼強…?該不會是…』她頓時一驚,她想到最可能的答案,也是自己最不希望的答案。『能針對對手弱點進行攻擊的…翠石珠…?』突然,她臉上漾起一抹微笑,「如果是…我跟你拚了!!」嘴間的喃喃自語變成怒吼。她踏出腳步,雖然受傷了,卻還是以一般人無法辦到的速度衝向首領鳥。「喝啊啊啊啊啊啊!!『疾風斬』!!」首領鳥連慌張來不及,鳥身被風魂雷五式狠狠劈開,發出驚恐的叫聲,「嘎!?」散發著腐臭味的黑色漿狀物從首領鳥的身體噴出來。「呼…雖然一擊就死了…但…」御雷玥手中拿著翠石珠,身子彷彿越來越重。「火屬性攻擊太強了…我無法抵抗…」她連話都還沒說完,就已經倒在地上。

「呼。」老闆甩動著他的刀,因為有一隻幻影啾啾鳥屍體還刺在他的刀上,「下去啦」炎赤跳到老闆旁邊,看見老闆的舉動哈哈笑了出來。這時,狐魚飄過來:「御雷玥呢…?」炎赤瞪大了眼睛,『對喔!!』衝了出去。「小玥!!」只不過布滿鳥屍的荒原絲毫沒有御雷玥時時憤怒的回應。大夥兒慌了,開始分頭找著御雷玥。「御雷玥!!」「小玥!!」「玥!!」…

炎赤仔細瞧,看看有沒有御雷玥的薑黃色身影,「炎赤!!」炎赤轉過頭去,『是老闆!!』老闆朝著他揮手,於是炎赤起身衝向老闆。狐魚飄浮在半空中,地上的薑黃色毛皮大部分都已經燒焦,看起來就像一具屍體,手上還握著風魂雷五式。「還沒死…」狐魚用平板的語調說道。「御…」炎赤不敢相信自己自己看到的一切,為什麼戰技高超的妹妹會傷的這麼嚴重…?

夜色已深,炎赤、老闆和神燈並肩坐在帳蓬外的火堆前,沒有人說一句話…

作家的美好時刻

作家的筆墨記下了他們人生中許多的美好時刻,在天晴了的時候跟著戴望舒到小徑中走走、訪花探草;和宋晶宜來到販賣糖果與快樂的糖果店,讓歡喜傳遞四處,便利店販售巧思和便利,色彩繽紛為城市妝點美麗,感到輕鬆、自在。與張曼娟一同品嘗蜜番薯、烤番薯、地瓜稀飯及地瓜湯,為微冷的春午後帶來濃濃番薯味;看馮驥才和珍珠鳥漸漸築起信賴的時光,遠觀和微笑,享受著牠們的親近與陪伴。

當天放晴,戴望舒走到被雨潤過的泥徑,踏起來涼爽又溫柔。路旁新生的小草炫耀著新綠之衣;小白菊不再膽怯,慢慢地抬起頭,試寒、試暖,開始讓自己的花瓣綻放;鳳蝶抖去水珠,在灌木與草叢間悠閒地漫遊,將牠飾著五彩的翅膀曝在陽光下開開合合。他在小徑中走著,想著天晴的時候,和親友一同赤著腳,攜著手,踩踩雨後的新泥,一同涉水過小溪。雨後的新陽推開陰陰沉沉的天氣,暖風使溪水激起陣陣漣漪。山間的暗綠慢慢地移動--雲的腳跡,它也在悠閒的漫遊。這是戴望舒的美好時刻。

在舊金山的一條市區小路,宋晶宜會到那裏的一家糖果店,店主是一位妙齡女郎,大方又親切。作者不知是那美麗的店主還是這糖果店使她心情愉悅。作者的童年也常在糖果店流連,也夢想要開一間糖果店,但並不盡然愛吃糖,販賣糖果就像販賣快樂,處處傳遞歡喜。台北的便利商店與人們生活緊密相連。有次下雨,宋晶宜進商店買了便利傘,而「莫非定律」常在生活中上演,所以作者有四把同款的便利傘。臺北街頭許多人打著同款的傘,妝點街頭,街上人們的衣鞋不再是死氣沉沉的黑與灰白,生活不是該偶爾放鬆?這是宋晶宜愜意又放鬆的美好時刻。

張曼娟品嘗過許多番薯,市場中的蜜番薯黏掉她的門牙。最令她期待的是天冷之後的番薯,花一些錢就能買一個烤番薯。作者的母親用地瓜煮稀飯,她喜歡稀飯中煮得糯爛的番薯,不會掉牙又好滿足。作者與友人上山泡溫泉,山上霧濃寒冷,偶然發現無人地瓜湯小店,喝了碗薑汁地瓜湯,身子暖了起來。那是泡溫泉後的美味,最近作者到一家小店,向老闆買了一個又黃又軟、流著蜜油的烤番薯。那是她最迷戀的甜蜜如漿的滋味,也是她的美好時刻。

馮驥才的友人送他一對珍珠鳥。有人說這是一種怕人的鳥。他把鳥籠掛在窗前,用法國吊蘭的葉蔓蓋住鳥籠。作者不去掀開葉蔓,漸漸與牠們熟悉。三個月後,有一隻雌鳥從龍中鑽出,紅嘴、腳,一身灰藍色的毛,還沒有長出珍珠般的白點。一開始,牠只在籠子四周活動,不久便在屋內飛來飛去,大鳥一叫,便回籠。久了,就算作者開窗也不飛出去。雛鳥膽子漸漸大,便飛到作者書桌上。白天淘氣的陪伴作者,天色入暮就在父母的呼喚聲中回到籠子裡。有次他寫作時,雛鳥落在他肩上睡著了,作者寫下當時的感受:信賴,往往能創造出美好的境界。這是馮驥才的美好時刻。

作家們用心、用愛、用笑容,體會並記錄了他們的人生中許多片刻的美好。仔細觀察,你也能發現你的美好時刻喔!當然,我也有我的美好時刻:和朋友相處、吃我珍貴的牛奶巧克力,用心去生活,尋找和體會你的美好時刻吧!

肚子餓

固定的時間,會肚子餓,這時,盡快吃東西,不然,除了「ㄍㄨㄌㄨㄍㄨㄌㄨ」聲,餓太久肚子會痛!

我讀小學三年級,全天課變多了,回家肚子超餓,可是不會痛,我「搜查」了家裡一圈,拿出玉米罐頭和開罐器,熟練地(因為常常回家’就餓了……)打開玉米罐,稀哩呼嚕的吃完,又開第二罐,在一旁的阿嬤說:你這麼餓喔?嘴裡都是玉米的我微微點頭,阿嬤則是在微笑

小學三年級有社會課,我覺得很沒趣,所以都在發呆,終於拖到下課,偏偏老師又說要大家全部盛完飯再吃!真是讓我想怒吼!話說回來,會不會太誇張了一點啊?